从抚仙湖到普者黑

发布日期:2019年11月06日    来源:春城晚报    网站编辑:李齐凡    【打印文章

抚仙湖的红日正跃跃欲出。太阳升起来了,日光给白云着色,白云便妖娆起来。一只完成使命的驳船被遗忘在草丛深处,无人关心它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。在它的不远处,油漆得崭新的游船正忙碌地运载来来往往的游人。一辆电动车与驳船相对而望,它们都在时光里静默着,却已经跨越了人力与电动时代,说不上沧桑,但能看出流年的痕迹。

清晨的湖畔清冷。

在鱼洞村的湖边,那水浩渺无边,面前的水浅绿,远方的水深蓝,俨然浓妆淡抹的西子。柳枝在明澈的水面留影,风动,树影就一圈一圈荡起来,和着流动的云影,一漾,漾成一个又一个蓝色的梦。

我们在禄充风景区的山路上回环,一步一景。上得山顶,你不由得怀疑自己是否已经来到了大海。平静的湖面,游船星罗棋布。天际线的远处,弥漫着淡淡的晨雾,连雾似乎也成了浅蓝色的。难怪被贬官到云南的杨慎来抚仙湖(澄江)后感叹:“澄江色似碧瑚醍,万顷烟波际绿芜。只少楼台相掩映,天然图画胜西湖。”

中午,气锅鱼撑了个肚儿圆,午饭后,去往“牛摩村”拾遗。说“拾遗”,是因为这里正在破旧立新,无数老式的土房子陆陆续续要拆除了。云南特有的黄中带红的泥土夯筑的墙体逾二百年不倒,土房多为两层,木制阁楼冬暖夏凉。

抚仙湖,美得像大海,比不允许游泳且消费不菲的青海湖更亲民,比同在云南的泸沽湖更具游玩之乐。一番嬉戏之后,我们启程前往普者黑。

初遇普者黑,阵雨时断时续。不过一切失落都在登顶“青龙山”后得到了补偿。鸟瞰峰峦此起彼伏高低错落,河田被天神的巨刀切割成一块一块,一条乡村小路蜿蜒着把群山绕了又绕。西南多山区,普者黑却是山中有平原的鱼米之乡。

走过泥泞的土路,看到一方最宁静的山水。眼前的草棚虽是拍摄电视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时临时搭建的,却也朴拙乡野,没有丝毫破坏自然之美。那几树淡淡的桃花,也没有妖艳到喧宾夺主,反倒和蓝天、绿水、青山相得益彰。

原以为“天鹅湖”景点只是买船票赠送的可看可不看的“次品”,身临其境才体会到它的美妙。虽然是乌云盘顶,但一望无际的荷叶依然大气磅礴。一阵风过,荷叶开始旋舞,翻飞。荷花花期已过,零星有几朵白的、粉的花还在坚持等着姗姗来迟的我们,于青葱中点染出别样的生命颜色,想想就感激不尽。我们在荷叶夹出的小道穿行,“咕咕”,有声音传来,那就是天鹅湖了。走近,白的、黑的天鹅并不怯生,主动向喂食的游人划过来,有的独自搔首弄姿,有的双双窃窃耳语。孩子们驻足不愿离开。

继续往小路深处走,随着乌云的散去,蓝天开始露出容颜,比这更令人兴奋的是我们已经来到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2》的取景地。对岸一座秀美而怪异的山让人疑心那山洞里真有狐仙。我并不看这种电视剧,对剧组选景人员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蓝天,白云,清流,秀山,怪洞,倒影,除了名词的堆叠,任何华美的形容词都派不上用场,显得画蛇添足。

遇见抚仙湖,遇见普者黑,难忘你这一方山山水水。(宋扬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