唤醒被时光遗忘的乡愁

发布日期:2019年01月04日    来源:云南日报    网站编辑:李齐凡    【打印文章

早上9时,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大理白族自治州剑川古城仍未“醒来”。缘于当地居民的“慢生活”节奏,大部分铺子还没开门。

住在铺子后院的店家,或许正在那铺满青砖卵石的院子里,拨弄着花花草草。而这些延续着祖上生活方式、留存了街坊邻里关系、传承着传统文化的一座座古旧院落,无疑鲜活地构成了一个云南白族民居的建筑博物馆。

剑川,这个滇藏茶马古道上的重镇,曾是中原、南诏、吐蕃之间的战略要冲。2003年,剑川古城被省政府列为云南省历史文化名城,现保存有完整的明清古建筑群及近代民居聚集区。然而,走进背街小巷,仍零星地看到一些墙头屋顶长满荒草的院落,被主人“遗忘”,破败成了危房。

如何让这些散落在民间的、未被纳入文物保护范围的古旧建筑得以“复活”?

从2014年起,剑川县整合多渠道筹集的资金,开启了古旧建筑的修复保护利用,并探索出了一个“保护传承、合理利用”的云南样本。让那些被“护其貌、美其颜、扬其韵、铸其魂”的古旧建筑,唤醒了曾被世人遗忘的旧时光,尽显人文之美、环境之美、乡村之美。

钱从哪里来?多渠道“引活水”集中发力

几百年来,剑川古城虽历经沧桑,但古貌依旧。明代建成的街巷走向不变、尺度不变、格局不变,有明代建筑40余处、清代建筑146处,其余500多个院落大多为民国和20世纪60年代土木结构建筑,古民居建筑的保留量占全城民居总数的90%以上。目前,全县共有252处古旧建筑。

2014年以来,剑川县多渠道筹措资金,重点抢救性保护修复剑川古城、沙溪古镇和弥井古村濒临毁灭的珍贵古旧建筑,让古城、古镇、古村又焕发出了生机与活力。

在位于剑川古城中心的赵式铭故居内,国家非遗项目——“剑川白曲”省级传承人、“白族歌后”李宝妹正与阿鹏艺术团的成员排练节目,龙头三弦拨弹得圆润悠扬,金花们清脆的声线与太阳的光线萦绕着这座修缮一新的古旧院落,更平添了几分韵味。

在这里,不同年代、不同功能、不同类型的古旧建筑在保护修复后都找到了各自的“角色”,重新活了过来——报国寺恢复重建,保护修缮清代李瑞棻宅院、都司府宅院、清代张应周宅院,建设连接忠义巷和报国寺集商业旅游为一体的宽窄巷……

而目前全省唯一保留着的全木结构礼堂,将由南京先锋图书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打造成为先锋“剑川书局”。该公司于1996年创立了先锋书店,曾被外媒称为“中国最美书店”,因其独辟蹊径选择在偏远的农村开店,也被称为“乡村乌托邦书局”。

与“剑川书局”一样,位于沙溪镇北龙村的一个废弃庄房,也将变成先锋“沙溪书局”。两家书局将于春节后开业。

“如果不整合各个渠道的资金投入修复保护,剑川的古旧建筑不可能有今天的模样。”剑川县县长王远感慨地说,剑川历史久远,文化底蕴浑厚,古旧建筑遗存众多,分布较广,需修复保护的面大,加之修复和保护的技术含量高、成本大,仅靠县级财力根本做不到。为此,剑川县用4年时间整合了古旧建筑修复保护专项补助资金、传统村落基础设施建设资金、建制镇示范试点建设资金、美丽乡村建设资金、特色小镇建设资金等多个“源头活水”,集中力量全面推进古旧建筑修复保护工作。截至目前,全县已整合各项资金6亿元左右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有了政府资金的引导,项目还吸引到了社会资本的全程参与。社会投资人不仅参与古旧建筑的修复保护规划、建设、运营管理全过程,还运用先进的管理运营理念、科学合理的活化利用,在充分发挥古旧建筑优势和特色的前提下,与当地旅游、文化、休闲、娱